时尚

火车行记二

2019-11-10 20:4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四月2日清晨,在路上的第二天。在火车的“嘟嘟”声中我逐步醒来,抬头望了一眼窗外,飞奔的火车让窗外的景象像一卷连绵不断的电影胶片一样展现在我眼前,胶片上一座座绿色的小山坡飞奔而过。山坡上密密层层的几近都是同一种绿植,大多为松树。山坡之间间隔着一块块被划分成不规则形的绿色农田。胶片上的绿色在初晨特有的雾气中显得多少有些苍白,让我觉得单调又陌生。

我用手机看了时间,恰好清晨6点,火车已进入湖南省,马上要到茶陵县了,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以茶命名的行政县,想必这儿的小山坡上一定非常适合种植茶叶了。于是我又望向窗外。窗外交替而过的山坡和平地之间偶尔会经过一个黄色的铁路指示灯,显得格外引人注目。火车不时会掠过了几户人家,大抵没有其他的了。

我一直是非常喜爱大自然的,但窗前这一片淡绿的景象却让我觉得有些陌生,这大概不是我梦寐以求的绿。我想在窗户上看到的,是那时快到广西时一层层梯田之间色调相近又容易分辨的绿,是《阿飞正传》里东南亚原始森林里由多种高耸入云的乔木组合而成的富有层次的绿。

我是相信毛姆在《月亮与6便士》中说的关于溯源的一些话的,有些人出生地即是异乡,从小熟习的绿茵小巷、拥堵闹市都只是沿途风景,他们也许在亲友中一生都落落寡合,对自己唯一的环境淡然疏离。因此我相信有些人从出身后便在寻觅,寻觅那潜藏在记忆深处中的景象。由远古先人历代生活而印刻在记忆深处,在一代代传承而来的远古血液里流淌而来的景象,惟有找到了这永久归宿地后内心才会觉得平静。

《月亮与6便士》的斯特里克兰德终究是找寻到了他的溯源地,《阿飞正传》里的阿飞在死前也终得一瞥。但是被现代文明驯化的大多数人恐怕终其一生也不会再找寻到这景象了,乃至很多人早已把这景象遗失在尘封的梦境中。

火车继续疾驰,天空渐渐摆脱黑色开始蒙上一层惨白。车厢里的人们也陆续发出了咳嗽声,少数一两个人影从过道中经过。阴暗的天色仿佛正要发亮,突然眼前又蒙上了一层浓稠的黑,是火车经过了一个漫长的隧道,因而人们又有理由回到那各色各样的梦境中去了...

而我望着窗外,在火车“嘟嘟呜呜”声的陪伴下,独自等待着亮光到来。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