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资讯

华腾攻略韵味湘西事最美边城人

2019-11-10 03:37: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凌晨三点半,我到达吉首,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夏末秋初早上的阴冷混着湿气渗透身体,那是一种穿再多衣

服都没法抵抗的冷,骨头和血液似乎都在变凉。不管几点,火车站出站口总有人黑车司机在招揽生意,几辆空空的计程车停在路边,

远处有几个冒着热气的早点摊子,寥落的星星静静地躺在黑色的天空里,觉得此刻自己独享整片星空和大地。

华腾攻略韵味湘西事最美边城人

夜幕下的街道让城市显得很神秘,黑色的小路,黑色的楼房,不时传来的几声狗吠。湘西似乎一直是个很神秘的地方,神秘到

大家都以为这里只有棺椁和尸体,几近所有的网络连载悬疑小说里,都会出现一个所谓的“湘西赶尸家族”,关于“赶尸”有各种

各样的猜测和推断,但也仅仅只是猜想,并没有人见过赶尸。在我看来,赶尸只是巫文化中的一种,把“赶尸”换成“运尸”也就

容易理解很多,落叶归根、入土为安,古代的交通运输、防腐技术又远远不如今天,也就催生了运尸人这个职业,但是我们对尸体、

灵魂、鬼怪又有着太多太的臆测与忌讳,口口相传,传得也愈来愈恐怖、越来越邪门,小说家们又偏偏喜欢用恐怖、灵异的情节来

吸引这些寻求紧张、刺激的读者,“赶尸”便成了骇人的传说。等到科学杀死无知的那天,故事也就没有这么恐怖了,当然我相信,

无知是不死不灭的。

华腾攻略韵味湘西事最美边城人

华腾攻略韵味湘西事最美边城人

结束这个神秘的话题,当然以上只是我的胡乱猜测,我也不敢一个人在清晨的大街上胡思乱想,把自己吓成精神病就太亏了。

我之前写过夜晚是一个城市的灵魂,直到今天才发现凌晨或许比夜晚还要美丽,各式各样的灯光已退场,只剩昏黄的路灯排成

笔直的一排,把周围的大地也烘托成一片温暖的色彩,路上不是空无一人的萧条,而是让人感到等待天亮的从容和安心。街上偶尔

有几个妇女匆匆地走过,她们背着很大的竹篓,快速地穿越街道,当时我很好奇,不过以后我就明白了。远处,峒河沿岸人家的灯

火星星点点,把河岸照得很美,恍恍惚惚来到了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街上的三轮摩托车开得飞快,在我的视野里一闪而过,变成

模糊的光线。我对湘西的第一印象很好,出租车会孤伶伶地停在停车线前等待红灯,即使这是凌晨,即便周围空无一人。走了半个

小时,空空荡荡的街道却在眼前突然热烈起来,这种热烈仍旧很安静,却让我心酸,差点流出泪来。就在人行路上,人们自发地形

成了一个小型的农贸市场,在这里卖菜的绝大部分是和我奶奶差不多年纪的阿婆,她们的头发花白,她们的身材矮小,她们背着很

重的竹篓,在很早的时间出发,佝偻着身子走很长的山路,然后把剪开的编织袋铺平,把自家种的菜放到上面,就安静地坐在路上,

表情木然,眼神空洞,不大声叫卖,也不招揽顾客,也许他们太累太累,你又如何能够要求他们笑脸相迎呢?有些老人把头深深地

埋进臂弯,以求片刻的休息。顾客们拿着手电筒,把光照向菜堆,仔细挑拣,以完成自己的选择。这一背篓的菜能卖出多少钱?他们

的早饭又是什么?像歌里说的那样,生活的确是不如诗,因为生活本身就是一种艺术,既不能被加工也不能被修饰,所有的美丽、丑

陋、幸福、忧伤就真实、自然地暴露在我们的眼前,我们不能抛弃它,也不能装作看不见,它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模样,有人沉默接

受,有人奋起反抗。在上天赐予我们命运这出剧本时,我们无法选择,而剧本里的角色却永久在变,我们无法掌控人生,但可以努力

地去掌控自己,变得更好一点。

我在街上买了两个包子,包子很香,店里的男人在和面、包包子,女人在看着火候、收钱,我路过时总是很羡慕那样的夫妻店,

有共同的生活,有一致的目标,做着一样的事情,不管生活得怎样,我这样说,可能有人要说我还是太年轻了。 早上6点,我

坐上了开往凤凰的大巴,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很少有像凤凰这样的城,因为一个人一支笔,而承受长久的荫蔽,“我不习惯都市

生活,苦苦怀念我的家乡。怀念我故乡芳香的土地,青翠逼人的山峦和延长千里的沅水。尤其是那些同我生活在一起2十年的人们,

他们素朴、单纯、和平、正直,我对他们怀着不可言说的温爱。我的感情和他们不可分。我也写城市生活,写城市各阶层人,但我更

喜欢的还是那些描写我故乡人事哀乐的故事。”在沈从文的文字中,凤凰的景色是绝美的,凤凰的人儿是浑厚可爱的,在日复一日的

传说中,凤凰城变成了沈从文的城,沱江变成了沈从文的水,吊脚楼也成了沈从文的房子,纯粹的绝美的湘西小镇,永久的留在了沈

从文的笔下。凤凰变成了无数文艺青年们的圣地,变成了国家认证的历史文化名城,人们像蚂蚁一般地涌来朝圣,现在的凤凰,几近

已没有了人家,只剩下商家。

但凡大家去过1两个古城,就会发现今天所有的古城都是同质化的,横横竖竖的木头房子,刷着一样的仿古油漆,黑色的褐色

的深红色的油漆,青苔都被踩光的平平的石板路,银器店、手鼓店、饰品店密密麻麻,10元一条十五元两条的“民族手工披肩”,

这里日渐成为小义乌最大的商品集散地之一。酒吧、清吧、咖啡吧和各式各样的吧,当然一定要有酒吧一条街,否则绝配不上古

城两个字,古城们都在兜售着劣质的文艺和情怀,固然我也是茫茫俗人中的一个。但是我又无法不失望,因为沈从文笔下那个纯洁

的绝美的凤凰也是这样,乃至更糟。太阳刚刚越过地平线不久,七点的凤凰还不是很亮,但已经很热闹了,游客们戴着旅行社的帽

子,导游一手举着旗子,一手拿着扩音喇叭,一个景点赶着下一个景点,从每一个景点出来,还要仔细盘点团里的人数。但是还好,

凤凰的早上还没有到人挤着人脚踩着脚的程度,很多店家还没有开门。我走了没有几米,就听到了熟习的鼓声,去云南的时候,几

乎走到哪里都有手鼓店,放的歌永远都是《一瞬间》,以至于我一听到这个调子,总有种回到云南的错觉。凤凰的手鼓店很多,但

是有些鼓手的态度和水平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我看到有些鼓手打鼓的模样很可笑,不是嘲讽,而是一个事实。银器店的门口总是有

一个银匠对着银器敲敲打打,来做吸引顾客的噱头,但是店里满目琳琅让人眼花的无数银手镯、银项链、银耳环,有着一样的模子

和型号,我们怎么会天真地相信这是一个纯手工店呢?古城里的东西都要比外面贵很多,更不要提和淘宝比,但也许这些货就来自

淘宝,但是我也体谅他们,毕竟这里的租金太贵了,现在的游客越来越精明,商家们越来越难赚到钱,我曾在云南和当地人聊过,

从外地来投资的现在几乎都在赔钱,但酒吧是个例外。

凤凰的小吃很多,种类多,数量也特别多,我说的数量是小吃店的数量,不是你买到的小吃的量。姜糖、木锤糖、凉粉、血粑

鸭、酸汤,酸的甜的辣的咸的口味很足。凤凰生产的水果也很多:猕猴桃,和葡萄几乎吃不出区别的乌梅、长相奇怪的火参果还有

听说只能在贵州湖南见到的八月果,等等。凤凰的城墙不高,由紫红色的砂石堆砌而成,走在上面,两边建筑的飞檐排列出一种几

何之美,从错落的城墙中看出去,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沱江,还有横在眼前的树枝。

凤凰依水而建,在我看来,沱江占据了如今凤凰一大半的美。“沱”在苗语中是蛇的意思,沱江意指弯弯曲曲的河流,但穿过

凤凰古城的这一段算是十分平直,江面宽阔,江水缓缓地流淌,像苗家姑娘一样安静温婉,而在沈从文的笔下,沱江发起洪水就是

1只可怕的猛兽,水面可以直涨到城门口,甚至冲掉沿河的吊脚楼,前年,洪水冲垮了风雨桥,可见一斑。现在的江水很绿,不夸

张地说,像是被油漆刷过一样的绿,深而暗,不过应该是水中的绿藻泛滥,而不是污染,因为现在沱江边仍然有很多当地人就直接

在江中洗菜、洗衣服。一幢幢吊脚楼临江而建,历经风雨沧桑,被岁月剥蚀,面对它,你才能感受到这种来自劳动人民的智慧,这

种智慧不能靠空想,而完全来自于人们的实践。这类古人的智慧,随着人们纷纷走出大山走入城市,随着砖瓦小楼的拔地而起,也

许有一天后人再也无法欣赏到,变成一张平平的照片。沱江上的桥也都很有特点,最出名的虹桥属于廊桥(有屋檐的桥,相当于在

桥上修了一幢房子),虹桥的历史很久,可以追溯到600年前的朱元璋时代,但现在的廊桥是2000年根据原有设计修复的,站在外

面看廊桥很美,尤其是在夜晚,桥洞和它的倒影合起来是完善的光辉的圆,廊桥的内部则完全是地摊和商店的结合,十分热烈。风

雨桥没有听起来这么浪漫,是由于行人可以在此躲避风雨所以称风雨桥,因为要遮蔽风雨,所以风雨桥上一定要有亭子或塔,有

些还有走廊,和廊桥就很接近了,凤凰的风雨桥应该是风桥和雨桥两座桥。

凡是叫古城的地方,夜晚一定比白天热烈,另一方面来讲,也要比白天漂亮得多,尤其是沿河的古城。我曾经说过,夜晚是

一个城市的灵魂,那末凤凰呢?凤凰的夜景的确很美,那是一种用各色灯光渲染出来的梦幻,是比城市里更加浮夸的灯红酒绿之

美,街上的行人几乎到了比肩继踵的程度。很遗憾,沱江北岸靠江的一整条街,已沦为了酒吧一条街,里面震天的音响和人们

的嘶吼,提示着你古城里最黄金的地段已经留给了那些青春无处安置的人们,沈从文在文章中无数次怀念的那个浑厚纯洁的家乡,

终究还是成为了人们狂欢作乐、燃烧荷尔蒙的地方。其实凤凰还是好的,在离开凤凰的大巴上,车上的小电视放着广告,广告里

邻近的另一座古城公然打着“艳遇”的旗号吸引游客,难道你没有别的广告文案了吗?提到古城,清一色的酒吧街和艳遇,虽然

我们都心知肚明,但是你说出来,不是告知我们你不要脸了?一座城市,要无耻到什么程度才能用脸去换钱,这真的是一个笑贫

不笑娼的时代吗?我们都忘记了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为何而来,来古城,真的是为了这一个“古”字吗?我们走马观花地匆匆

看过,这“古”到底又在哪里?我们是为了这夜晚的繁华灿烂而来吗?还是真的为了所谓的艳遇而来?沈从文先生就葬在凤凰的

听涛山上,他把凤凰写得如此之美,不知道是玉成了家乡,还是害了她。家乡的人们拿沈从文做了消费大家的招牌,古城如今变

成繁华灿烂的模样。古城已消失了,凤凰,始终只是沈从文一个人的凤凰城。

第二天我睡到很晚,没有再在古城里停留,一路从古城走到了凤凰县的汽车站,新城远远不如古城繁华,这是很多古城的尴尬

之处,让我想到了大理的古城夜晚灯火通明游人如织,而遍地高楼的新城却恍如一座鬼城。挂着各地牌照的汽车在路上堵成一条长

龙,我很佩服假期开车出来玩的游客,像凤凰这类旅游胜地,不要说堵车,停车都是一个大麻烦。古城附近有一个很大的生鲜农贸

市场,就在凤凰县城的棚户区一旁,如果说古城在极力营建一个天堂的氛围,那么这里面的邋遢、混乱则一下又把你拉回了人间。

凤凰的县城不大,远远没有古城那末拥挤,好一点的建筑基本都是政府单位或酒店。坐上大巴车的时候,凤凰在我的视线里渐渐

地模糊消失,远处有一些正在开发的楼盘。

下午三点,我又回到了吉首,本来我是打算在凤凰呆到晚上再回吉首直接走的,想了想还是提早回了吉首。此刻的峒河游园里

聚集了不少市民,打牌下棋跳舞,参天的大树提供了天然的阴凉。吉首的市区不大,假期街上显得格外拥挤,步行街和购物广场集

中在人民北路附近。走在街上,你丝毫感受不到是在湘西,是在一个苗族土家族占人口多数的地区,这里就和中国其他的城市一样,

人们成群结队,行色匆匆,有着各式各样的大楼和商场,有密密层层的楼房,也有着和其他地方一样的西餐厅和快餐店,城市在日

渐趋同中也慢慢失去了她原本的特色。夜晚的峒河沿岸风光不次于在凤凰的沱江,只是这里更加安静,安静的有些肃杀。

很多时候,美丽都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我们在脑海中为自己的一厢情愿编织一个美丽的外壳,以求成全自己幼时一个天真的

空想。等到现实用冰冷的触角戳破这个一厢情愿的美梦时,我们宁愿再编一个谎言去保护这份美丽,我也愿意这样做,不管现实多

么丑陋、不堪,这个美梦都可以是我们换取短暂安宁的净土。当我们没法到达时,我们宁愿选择相信。

神秘褪去以后,真实才显得如此可爱。

西地那非片价格

印度神油是油吗

西地那非原料

西地那非销售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